當前位置:首頁  教學科研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一:作為“科學標簽”的新聞社會學

時間:2021-07-06瀏覽:10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作為“科學標簽”的新聞社會學


630日下午,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白紅義在我校傳播學院三樓融媒體教室開展了一場題為“作為‘科學標簽’的新聞社會學:起源、復興與鞏固”的講座,對社會學如何影響新聞學研究的問題意識、學科邊界,新聞社會學這一研究領域是如何發展的,其歷史脈絡是怎樣形成的等方面進行講述。傳播學院副院長張梅教授主持講座,我院院務委員連水興教授、新聞系主任宋美杰副教授、新聞系副主任池見星老師、汪金漢博士與2020級及2021級新聞傳播學術碩士參加了本場講座。

講座伊始,白紅義教授強調,新聞研究是具有多學科性的,政治科學、社會學、歷史學、語言學等學科在形塑新聞研究中具有重要影響。其中,社會學作為背景性學科,在新聞研究的歷史演進中發揮重要作用,推動了“新聞社會學”這一學科的形成。而將“新聞社會學”作為一個科學標簽確立起來,可以將不同時期對新聞的社會學研究納入進來,通過梳理新聞社會學的形成過程,厘清其學科特征。

白紅義教授對“新聞社會學”的概念進行了界定。他表示,新聞社會學研究可以大致分為起源、復興、鞏固三個階段。新聞社會學研究的源起可以追溯到19世紀和20世紀德國學者對媒體進行的規范性研究,學者更為關注新聞業應該做什么和記者如何完成工作。這段時間最為重要的貢獻并不在于提供了多么精致的理論和科學的觀點,而是一種社會學研究思維的確立。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一批社會學研究者深入新聞室內部,形成了一系列以新聞民族志為方法的著作。新聞社會學得以復興,進入黃金時代。這一時期,學者們以懷特的把關人研究作為批評起點,關注新聞生產的創造性問題。在復興階段,新聞社會學研究的分析單元不再是個體把關人,而是作為復雜建制的新聞機構;強調對新聞生產慣例與實踐的經驗性考察;關注生產與過程,強調新聞是被生產出來的,而不是被發現的。但這段復興是短暫的,90年代以后,研究陷入停滯。白紅義教授強調,這段短暫的復興期發揮著重要的橋梁作用。它上承了芝加哥社會學派開創的新聞研究傳統,又下啟了第二波新聞室民族志研究,反映出新聞社會學研究在歷史上的連接性。

白紅義教授指出,一方面,隨著互聯網與新聞業結緣,新聞業拉開了數字化轉型的帷幕;另一方面,新聞研究作為學科名稱得以確立,新聞與技術交織在一起,從根本上對既有的新聞社會學研究提出挑戰。在這一背景之下,第二波新聞生產研究浪潮也拉開序幕,進入嶄新階段。這一時期的新聞社會學,在研究對象、研究方法、研究主體方面都發生了轉變。研究對象不再局限于新聞室,STS等新理論范式被引入研究當中。在新聞室中,以算法、情感、知識為代表的新“客體”不斷涌現,這要求新聞研究者們保持開放態度,不斷豐富、更新理論。

在講座中,白紅義教授提出,在數字新聞和數字新聞業已是大勢所趨的情況之下,“新聞”與“社會學”之間需要強化再連接的廣度與深度。當前,新聞研究仍處于單向輸入階段,缺乏對其他社會學理論本身提供貢獻。怎樣把數字新聞研究與其他社會科學的關系從單項輸入變成雙向交流,仍是值得深耕的研究領域。

白紅義教授與現場同學就新聞社會學在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問題進行了熱烈互動和交流。最后,張梅教授總結到,白紅義教授以新聞社會學為專題,從今天開始圍繞學科史、經典作者和經典作品進行三場系列講座,展示了就某一領域進行多維度、多主體探索聚焦的學術能力和學術路徑。白紅義教授站在學科發展史的高度,區辨百年來新聞社會學的起源、復興和鞏固,并進行其中不同階段具有亞范式轉換意義的分期,體現了對百年來新聞社會學豐富文獻的熟稔與學術地圖的凝練。

文字:劉云

圖片:陳寶龍


best365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