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教學科研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二: 作為理想型的媒介社會學經典創立者——重返韋伯與帕克

時間:2021-07-06瀏覽:10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二:

作為理想型的媒介社會學經典創立者——重返韋伯與帕克



近日,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白紅義教授在我校傳播學院三樓融媒體教室開展了一場題為“作為理想型的媒介社會學經典創立者:重訪韋伯與帕克”的講座,本次講座由傳播學院副院長張梅教授主持,傳播學院譚雪芳教授、黃華副教授和陳蕾副教授與20202021級部分碩士生參加講座。

講座伊始,白紅義教授提及在李紅濤和黃順銘的這篇文章(《從“十字路口”到“中間地帶”——英美媒介社會學的邊界工作與正當性建構》)中,從媒介社會學這樣一個學科領域,來確定自己的邊界工作。而白紅義教授在《作為理想型的媒介社會學經典創立者:重訪韋伯與帕克》中正是對媒介社會學在正統社會學里的位置的思考和呼應,從另一個角度去討論媒介社會學的合法性的問題。由此白紅義教授引出了媒介社會學“正當性焦慮”的話題——媒介社會學是一門在媒介研究中嵌入社會學的思想、理論和方法的交叉學科,它起源于社會學成型時期學者們對新聞、媒體、傳播等問題的關注,現在卻陷入需要“自我證明”的境地。白紅義教授指出,這一現狀既是媒介社會學領域尚未形成共享的學科文化的體現,也是導致它缺乏穩固的學術合法性的重要原因。面對這一現狀,李紅濤和黃順銘在文章中強調要有兩種邊界工作的策略:一種是“闡發媒介在現代社會中的作用,以將船舶議題帶入社會學視野”;另一種是“凸顯‘社會學敏感性’,以將媒介社會學和傳播學相區分”(李紅濤、黃順銘,2020)。白紅義教授認為這一策略主要是從面向當下的立場,實際上我們還應當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也就是重訪學術演進過程中的經典,這里使用的經典概念是來自美國文化社會學家亞歷山大的概念,指人(經典大家)、指思想(經典理論)、指表達思想的載體(經典文本)。學科的根基就體現在那些被稱為“經典創立者”的理論家、重要的理論或者關鍵文本上,它們居于社會科學的中心地位。因而,要樹立媒介社會學的學術合法性需要回到過去,去尋找媒介社會學的“經典創立者”。白紅義教授由此提出兩個問題:第一,韋伯和帕克是否構成了亞歷山大所說的經典創立者?第二,為什么是韋伯和帕克在媒介社會學領域扮演了這一先驅角色?

白紅義教授首先提及了韋伯1910年在首屆德國社會科學社會學會議上公開的一份新聞社會學研究計劃,韋伯在這份初步報告提出要研究兩個問題:一是報紙的商業模式,另一個是報紙的總體特征。因此,白紅義教授認為,把韋伯視為媒介社會學的先驅,在于這項研究計劃的兩大特性:其一,它是首次針對彼時劇烈變動中的新聞業的研究計劃;其二,韋伯為此計劃設計了一個經驗研究的總體方向。韋伯把抽象的理論框架和媒介與文化問題的宏觀思考,轉化為非常具體的、可以經驗化處理的、成系統的研究問題,即使這些問題沒能被完全展開,但這些成體系的問題本身就已經為我們勾勒出韋伯的媒介社會學的概貌。針對另一位先驅者帕克,白紅義教授先介紹了他的成長脈絡和學術經歷——帕克早年是記者;直到1914年,50歲的帕克才開始在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擔任講師;帕克對新聞的研究在他加人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后不久即開始,一直延續到他從該系正式退休后。白紅義教授認為,帕克對新聞與報業的關注點在于其能夠吸引公眾注意、激發討論,從而形成輿論的特質上。可以說,新聞與報紙所具有的公共性才是帕克媒介社會學思想的重點。總體來看,帕克對新聞、媒體、傳播、輿論等問題的研究興趣貫穿于他的學術生涯,這些問題與他的人生經歷和彼時美國的政治社會環境有關。盡管研究主題偶有差異,但他的研究一直體現著他所秉持的社會學思想,即實用主義的態度、互動主義的觀點和集體行為的視角。

白紅義教授認為,韋伯與帕克都被公認為是現代社會學發展過程中的關鍵人物,而他們也足以成為媒介社會學這一分支領域的經典創立者,只不過他們這一角色在媒介社會學領域的建構過程卻有所不同。韋伯是一位被新發現的創立者,而帕克則是被再發掘的創立者。最后,白紅義教授指出,從韋伯和帕克的媒介社會學思想得以被新發現和再發掘的過程可以發現:經典創立者的確立是一個歷史建構的過程,后世對這些學科先驅的發掘、認識、了解和確認必須經過時間的洗禮。在這一過程中,需要認識到以下三點:在學科實踐者中,我們要對學科創立者和貢獻者有所區分,前者的數量有限,決定著學科的旨趣和走向,而后者可以持續出現,在創立者建立的傳統中推動學科發展;經典創立者的經典地位不是在開始階段就確立的,而是經過一個歷史過程的塑造,但是理解這一過程需要回到當初的學科成型時期;這一歷史塑造過程,同時也是一個排斥與屏蔽“非經典”的過程。白紅義教授更進一步提出為什么這兩個人恰恰是經典創立者的問題,結合Camic所說的學術先祖選擇,白紅義教授認為從內容契合性來看,韋伯和帕克的研究為后世研究在研究旨趣、理論資源、方法論等方面提供了不少啟發;從聲望角度考慮,韋伯和帕克都明顯具有更強的學術聲望。

講座最后,白紅義教授提出將重訪作為一種方法。回到過去關于新聞的研究和理論思考,重新梳理前輩學人對新聞的認識和理解,挖掘知識傳統,以故知新。發掘、闡釋、再思過去研究中的經典概念、方法、人物、著作、理論等。講座最后,張梅教授進行總結,她認為白紅義教授不是以個人傳記的方式來進行兩位經典創立者的寫作,而是在媒介社會學的知識版圖中思考兩位經典創立者的浮現脈絡,并采用“理想類型”的方式對彼此的研究旨趣、理論資源和方法論進行光譜式分析,最后他對“重訪”方法的思考,以清晰的方法論意識對回溯學術史經典的路徑進行了凝練,值得學習。


文字:蔡雅欣 嚴晶晶

圖片:王荇


best365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