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教學科研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三:社會學家如何研究新聞?

時間:2021-07-06瀏覽:10

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教授白紅義系列講座之三:社會學家如何研究新聞?


71日下午,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白紅義教授在我校傳播學院三樓融媒體教室開展了一場題為“社會學家如何研究新聞?——重訪《做新聞》與《什么在決定新聞》”的講座,本次講座由傳播學院王金禮教授主持,我院譚雪芳教授、黃華副教授與2020級、2021級部分新聞傳播學碩士生參加講座。

白紅義教授從新聞社會學的黃金時代的著作講起,通過亞歷山大(Alexander)對于“經典文本”的闡釋,去理解《做新聞》和《什么在決定新聞》兩本書的重要意義。亞歷山大在與默頓的對話過程中,認為經典文本(classics)在社會科學中居于中心地位,經典文本是指在那些學科領域內占據特權地位的歷史文獻(Alexander1989)。白紅義教授認為《做新聞》和《什么在決定新聞》兩本書正是擁有這樣的經典文本意義,從而提出了“我們今天稱之為‘經典’的特定文本是如何被認可的?為什么有的文本取得了這樣的地位,而有的卻沒有?”的問題。

塔克曼在《做新聞》中探討新聞人與新聞機構是如何選擇、處理有關社會世界的信息的問題,這其中涵蓋了四個田野地點,包括地方電視臺、城市日報、紐約市政廳新聞中心的實地觀察以及對紐約市女權運動的報紙記者的訪談。塔克曼將自己的研究方法稱之為“老牌的芝加哥學派的參與式觀察”,作為一名觀察者出現在新聞室內外。而她所使用的理論,則形成了“一個各種亞理論構成的傘形范式,包括以舒茨為代表的現象學社會學、以加芬克爾為代表的常人方法學、以戈夫曼為代表的符號互動論和以伯格和盧克曼為代表的社會建構論”(張梅,2020)。白紅義教授認為,引用塔克曼“新聞是通往世界的一扇窗”這樣的說法無法很好的抓住她所要討論的問題;而在塔克曼的討論中,新聞是一種知識,能夠使我們反觀自己、理解外部世界的事實,而現代新聞則以工業生產的模式,不斷地再生其自身的生產邏輯,包括社會結構、制度和組織的邏輯。因此,這就涉及到了如何讀經典的問題——《做新聞》在不同的語境中如何可作為“經典”?或者說,我們如何在時過境遷的今天研讀這部經典?白紅義教授引用了潘忠黨教授的話,讀經典“首先要讀進去,但更需要讀出來,要與之對話”,要通過《做新聞》這樣的經典文獻閱讀,去理解當下新聞生產的研究。

在對《什么在決定新聞》的分析中,白紅義教授再次提及“重訪”的重要性,并指出《什么在決定新聞》是一個典型的社會學分析,甘斯廣泛吸收了當時的研究成果、對新聞生產過程進行了豐富的描述以及提出了一些具有啟發性或描述功能的概念,這是一本在出版之處就獲得極高評價的該領域的經典之作,而甘斯本人的學術地位也為這本書的跨界之舉添加了典范意義。也正是在這一意義上,我們需要重訪《什么在決定新聞》這部經典文本。甘斯本人在25周年的序言中說到,這本書可以被當成“三”本書來閱讀:一本是記述了20世紀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美國主要的全國性媒體的新聞史著作;一本是講述了美國新聞業的黃金時代的實際情形的著作;一本是對美國全國性新聞媒體的新聞生產過程進行的社會學分析。

白紅義教授首先介紹了甘斯作為“多棲社會學家”的成長,甘斯的學術生涯涉及了六大研究領域:社區研究和城市社會學;公共政策;種族和民族;流行文化、媒體和新聞媒體;民主;公共社會學。其次是甘斯在《什么在決定新聞》中的新聞組織的社會學分析,白紅義教授認為,《什么在決定新聞》大致分為三個部分——“新聞”、“新聞從業者”、“新聞政策”。在第一部分“新聞”中,甘斯通過對新聞的內容分析,得出了兩個主題:一是新聞體現的主要是知名人士的活動,其中絕大多數擁有公職,而所謂的“無名之輩”必須通過特定的方式才能出現在新聞中,比如作為示威者、受害者、法律及道德違反者等;二是對新聞中的恒久價值的分析,甘斯概括出民族優越感、利他的民主、負責任的資本主義、小城鎮的田園主義、個人主義、溫和主義、社會秩序、國家領導權等 8種恒久價值。在第二部分“新聞從業者”中,甘斯把研究重心放在對新聞故事的選擇上,更具聚焦于新聞從業者運用的不成文規則。白紅義教授強調,現在再去做新聞從業者的調查要回到、追溯到甘斯在書里的說法。而在第三個部分“新聞政策”中,甘斯提出了一種多視角新聞的倡議。

在對《做新聞》和《什么在決定新聞》的分析最后,白紅義教授提出了社會學家研究新聞的典范,這一典范包括問題、方法、觀點三個方面。這兩個經典文本都是重要的典范性作品,它們探究了哪些因素影響了新聞生產。白紅義教授認為,在閱讀的過程中,不只是讀兩位學者對于新聞學是如何生產的觀點,更重要的是思考這些經典文本對于我們現在的新聞學研究的啟發。最后,王金禮教授指出,講座事實上涉及了三個層面的文本解讀:文本本身、知識界的文本、以及白紅義教授解讀的文本。在講座學習的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去理解文本中的內容,更重要的是去學習如何理解知識、閱讀論文的思想,以及如何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方式。他如何從自然脈絡、知識生產內外兩個維度展開研究,把兩個文本立體、活地展現出來。


文字:蔡雅欣

圖片:王荇




best365官网登录